您的位置: 杭州信息港 > 网络

疑似双胞胎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28:33

腊月二十七我和几个哥们终于踏上了回乡的列车,在北京打工一去就是几个月,此时此刻真正理解了“归心似箭”的含义。火车上人山人海,哥几个在拥挤的车厢中站了整整一夜,一路上的艰辛可想而知了。  下了火车天刚蒙蒙亮,回家心切的哥几个很快上了长途客车。那料想在车上等了足足两个钟头,客车才缓缓出发。坐这辆车的大多都是返乡的农民工,大概都是坐火车劳累了,有打盹的、有闭目养神的……车内非常安静。  出市不到二十里,汽车突然停了下来。我正在打盹,朦胧中看到几个带着面具手持凶器的人闯入汽车,我不由打了个寒战。车上顿时大乱,有把提包紧紧抱在怀里的,有想跳窗而出的。在歹徒手中大砍刀的威胁下,车上马上安静下来,每个乘车都战战兢兢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动不动了。我口袋里的几千块钱猛地蹦了一下,我下意识地用手按住口袋,几个哥们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我。面对手持凶器的歹徒,一时间束手无策,幸亏我们几个坐在,他们还不能马上过来。怎么办?我们兜里装的可都是黑天白日挣来的辛苦钱,一家人还等着这些钱过年呢。我的大脑在飞速旋转,突然想起了我在市里工作的弟弟,马上掏出手机迅速在屏幕上写下:“市东二十里处有车匪,速打110。”短信发出心里踏实了许多。  我下意识地观察了一下,一共五个歹徒,一个歹徒持刀把住门口,其他四个歹徒手持砍刀正在挨个敛钱,大把辛苦钱不情愿的装进了歹徒手中的袋子里。我示意哥几个不要惊慌,看我眼色行事。  “别耍花招,把钱都掏出来,乖乖放进袋内,不然这家伙可不认人。”一个歹徒说着把手中的砍刀在我眼前晃了晃,我假装很害怕的样子去兜里掏钱,当歹徒把尖刀对着其他哥们时,我猛地起身,右拳准确地打在歹徒的左眼上,同时左手迅速夺下歹徒手中的砍刀。几个哥们同时出手,将另外一个歹徒制服,车上其他乘车人员也都站了起来。  警车呼啸而至,五个歹徒全部伏法。  从公安局录完口供出来,我们哥几个兴冲冲地往家赶,一路上他们都把我当成了临危不惧的大英雄,我也颇感风光。  哥几个各自回到家里,跟家人团聚,并且把挣得工资如数上交,兜里只留下了购年货的钱。哥几个为了庆贺今天的胜利,晚上去饭店搓了一顿。  酒足饭饱,我跟几个哥们迷迷糊糊来到一个非常热闹的房间,这家主人是个瘸子,光棍一人。屋内有二三十号人,有搓麻将的、斗地主的、下象棋的、有说废话的……烟雾缭绕、热闹非凡。  进屋后我靠门口站了下来,其他几个去不同位置观看,快过年了,无聊的人们都想找些乐呵……  突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声:“警察。”  屋内顿时大乱,四个穿着制服的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拿着小型录像机录着像,领头的说道:“不要乱,把手抱在头上站在原地不许动。”一矮一高两个警察上前,把放在桌面上的钱很快收缴完毕,然后高个子警察把一个盆子放到桌子上,命令道:“把你们兜里的钱都掏出来放到盆里。”胆小的开始把兜里的钱往外掏,胆大的站着没有动弹。头儿命令一矮一高两个警察搜兜。我兜里的钱猛地蹦了一下,这是明天要购年货的钱,我知道事情不妙,就想溜出去,撩开门帘还没有迈步。门口站着一个手持警棍的警察,见我想溜,低声喝道:“进去!”  包括我在内的钱都被搜去。  墙角处一个老者在哀求矮个子警察:“把钱给我吧,我就这些钱,过年全指望这些了。我都七十多岁了,你们就可怜可怜我老头子吧!”  循声望去,说话的是老闷叔,老闷叔光棍一人,平时靠捡破烂维持生活,吃了上顿没下顿,现在又患上了风湿,走路腿脚也不灵便……  矮个子警察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头儿,头儿虎着脸说道:“年龄大就更不该赌博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看到他们连古稀的老人都不放过,立刻火往上撞,一个哥们紧紧握住我的手说道:“穿制服的我们可惹不起,人家代表的是国家,一句话说不好,就会给你上烤,年下也别想过安生了。”  高个子警察把装钱的提包交给头儿,头儿环视了一圈说道:“快过年关了,我们就就不带人了,下不为例啊!”  二愣子看他们要走说道:“你们拿走这么多钱也不开单啊?”  “开单?可以啊,跟我们回到所里,马上给你开。”头儿微微一笑说道。  二愣子一看大事不妙急忙摆手:“不要单了,不要单了。”  门外,头儿一个钻进汽车,这时老闷叔一瘸一拐的来到警车前,拦住警车乞求道:“把钱还给我吧,不然我就没有活路了,我以后保证不再搓麻将了。”  没人理睬老闷叔,警车开始启动。  突然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声,满脸血迹的老闷叔躺在了警车前。 共 180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钙化的食疗偏方
黑龙江好的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