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杭州信息港 > 育儿

不灭金身诀 百九十二章真实的身份

发布时间:2020-02-15 20:50:04

不灭金身诀 百九十二章真实的身份

林漠快速离开了羲和大殿。

他实在很不喜欢羲和大殿之中这种陈腐冰冷的气息,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尤其是这些宗教疯子开口闭口都不会说人话。

“且留步。”一个轻柔的声音悄然传来。

林漠停住步伐,转身一看,竟然是熟人。

宫殿走廊之中,一袭雪白宫装的灵曦走过来,秀眸通红,背后跟着同样神情悲愤的君和。

灵曦凝视着林漠,一字一顿地道:“我师傅,到底是怎么死的。”

林漠冷冷道:“我刚刚已经说过了。”

“不,我要得是真实理由!”君和越过了灵曦,死死盯着他,两眼似燃烧的熔岩,嘶吼道:“是不是你害死了他?”

他血红的眼睛看着他,紧紧握着拳头,露出几欲拼命的架势来。

“我要真的害死了他,就不会亲自给他送行了,灵曦,我虽然修炼的神通特殊,能够和虚境强者有一拼之力,但不可能杀死虚境强者!”

林漠冷冷地道:“你师父的确是来杀我的,但他运气不好,正好也遇上三位魔神来抓我,你师父几乎没有犹豫,就选择站在我这一边。

他是以死来维护神殿的地位!

我虽然很鄙视你们羲和神殿的作为,但我尊重你师父的选择,死者为尊,你说我还有必要再撒谎吗?”

当啷一声,君和手中宝剑落在地上。

他猛然蹲在地上,埋首在衣襟上,发出一阵压抑低低啜泣声。

自己的长辈,终于不在了!

灵曦也是泪流满面,轻声道:“你是说,师傅是一心求死?”

“不然呢?”林漠长叹一声道:“你师父是个纯粹的人,纯粹到只以大司命的想法为准则!他以为他只是一把刀,其实大错特错!太多违背良知的事情让他已不堪忍受其沉重,只能选择用这种方法进行逃避开这一切,也算是求仁得仁吧,你们看开一点。”

说到了这里,林漠不由地喟然长叹道:“你师父真的是很可怜,虚境三重的高人,拥有夺天地之造化的能力,却无法改变自己的心志,面临信仰与良知,他只能选择逃避了。”

君和与灵曦终于恸哭失声!

面前这对痛失亲人的男女,林漠一甩袖子无奈长叹一声,转身就离开这里。

没有比他更加的明白羲和神殿的教条的变态,那些司命背后的家族一个个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而私底下训练的那些神殿预备役却是无比的残酷且不人道。

如此残忍的训练背后自然就会导致了人格极度不健全了,从训殿内熬出头来的夜司命显然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在他执掌夜殿训练的时候,有意识的放宽了一些,因此也受到底下一些弟子的敬爱。

灵曦与君和就是如此,虽然彼此之间并没有名分,但是两人都以夜司命亲传弟子而自恃。

像大司命这样的存在已经是非常罕见的了。

陪着两人痛哭了一场之后,三人彼此之间的关系确实缓和许多。

抛却了一切身份地位,也只是三个年轻人而已,当初林漠在外门的时候也是跟很多年轻人闹过矛盾,在一块喝了一顿酒之后,什么恩怨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在灵曦与君和极度的挽留之下,林漠没有急着离开这里,而是在两人陪同之下沿着整个羲和神殿接连转了几圈。

远远的望去,三人看上去就像是多年老友一般。

君和倒也罢了,只是默默跟随者他,但是灵曦却一直都在追问关于司徒之官的事情。

林漠对此也不拒

,她怎么问就怎么回答。

从他们两人的身上林漠已感觉到深深的绝望与心寒。

“君和,灵曦。”林漠一边漫步,一边道:“找个合适的机会,你们还是离开这里吧,你跟你们师傅不一样,在羲和神殿一辈子,在他身上打下的烙印太深了,你们还有很多的选择,找一个青山绿水的地方当一对神仙眷侣多好啊,闲着没事的时候再生几个小崽子,一个大家族就成型了。”

君和叹息道:“你倒是跟我不谋而合,可惜,灵曦不愿意,我也只能陪着她。”

灵曦狠狠瞪了林漠一眼,脸蛋红透了。

面前忽然人影一闪,大司命忽然从天而降。

“且留步。”大司命忽然一步三晃走过来,拦在他的面前。

“怎么,大司命,难道想跟我动手不成?”林漠心中暗暗警惕,淡淡地道:“我可没挑唆过你的两个好弟子。”

大司命凝视着他,一字一顿地道:“我本以为,你是司徒之官的传人,没想到,万万没想到……”

林漠心中陡然一沉,电光火石之间就已经明白了。

他心中不由暗骂了一句,夜司命的多事。

这执拗的老混蛋肯定是留下这一段信息告诉大司命!

“却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是人皇的后裔!”

他放下权杖来,在身旁灵曦与君和异常惊恐眼神下,他忽然五体投地,向林漠恭恭敬敬行了一个大礼!

林漠脸色铁青,灵曦心中惊讶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大司命所行的大礼乃是真正上古在天坛祭拜人皇时候才会行的礼节!

他为什么要向皇承业施展这大礼?

林漠冷冷看着他,一言不发。

“老臣,拜见太子殿下。”大司命恭声道。

灵曦与君和几乎不能置信。

“不必如此。”林漠看着他花白头发,露出一抹萧索神色,淡淡道:“君子之泽,三世而斩,如今已经过去了千万年……况且我已不是太子,而今我是北靖王。”

“既如此,老臣拜见王上。”大司命仍旧恭声道。

灵曦和君和惊愕得几乎说不出话来,看着负手而立的林漠。

大司命苦笑一声道:“老臣现在明白了,为何王上能立足于莽原,舍王上之外还有谁能有如此的造化与机缘?”

林漠诧异打量着他,忽然失笑道:“大司命,你也是堂堂的虚境的高人,竟然也笃信天命不成?”

“除了天命,老臣实在想不出更好的理由来。”大司命坚定地道。

“天命?”林漠听着这个荒谬绝伦的答案,心中不由涌起一阵啼笑皆非。

不过他也懒得再多说什么,决定直奔主题。

“大司命,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林漠唇角泛起一抹淡笑,开口问道。

大司命眼中泛起一抹狂喜,恭声道:“恳请王上能领导我们神殿,如今羲和神殿逐渐式微,王上如今降临,岂非是我神殿天大的机缘!况且有神殿支持,王上战旗所指之处所向披靡,无所不为!”

大司命的语气之中已经涌起一阵浓浓的狂热。

林漠不动声色点了点头,道:“听起来倒是很诱人的提议。”

大司命狂喜道:“王上可是答应了?”

林漠一言不发,从怀里取出一张纸来勾画绘制了一番之后,伸手就递给他。

“大司命,只要你按照上面我的要求一路推行下去,我就答应你。”

大司命接过纸张来,只是扫描了一眼脸色就变了。

“王上,你不是在开我的玩笑吧?”大司命晃了晃纸张,苦笑道:“你竟然要各殿司命交出财源,不再盘剥,这恐怕……”

“他们会造反,是不是?”林漠截口断然道:“看来大司命口中的天命,还是敌不过利益二字不是么?”

大司命颓然长叹一声,无可奈何。

灵曦与君和膛目结舌地看着他。

“大司命也不用长出气。”林漠嘿然冷笑道:“如果我要真的留下来,件事就是要大刀阔斧的拿他们开刀!说实话,他们这些人在我眼里,比那些地痞流氓,山贼土匪更加可恨!平民百姓一日三餐不继尚且要供奉神灵,而你们却堂而皇之的享受供奉,一边又将他们视作蝼蚁草芥,天理何在?公道何存?如此鱼腩之辈留之何益?”

“大司命如果不想让整个神殿血流成河,还是打消这个念头也罢。”林漠淡淡瞟了他一眼:“你身为神殿之首尚且没有办法,况且我在这里一无人脉二无势力,除了被摆在供桌上让人当木偶供奉,几乎是屁用没有。”

大司命沉默良久,拱手就向他行了一礼:“王上所言极是。”

“王上,且恕我先前的冒昧。”大司命从袖口中抽出一把青铜古剑递给他道:“王上,这口佩剑就送给王上了。”

“没有什么可冒昧不冒昧的,大司命,事情已过千年,况且这口剑送给我是无用的。”林漠嗤笑一声道:“大司命,我就算是收了你们的东西也绝不会襄助你们。”

“这本就是属于王上的。”大司命断然道:“神殿无福消受,先前神剑就已经回归王上,如今自然是要回归王上。”

林漠苦笑一声,跟这帮宗教疯子谈起话来可真是拗口,他一伸手接过这口青铜古剑。

接触到林漠的气息后,青铜古剑似乎兴奋了起来,发出一阵撼人心魄的嗡鸣声,似乎极其欣悦。

林漠用力舞了几个剑花,大司命旋即又小心翼翼询问一下林漠为何失去了皇位。

“玉京皇朝享受千年太平生涯,却不想出现坠星之劫,我父皇和母后都已失踪。”林漠收起古剑来道:“我曾立下宏愿要寻回父皇母后,以成全皇族之孝道,为天下立表,况且皇族也有律法,皇室子弟但凡成就元神境着,禁止觊觎大统,违者举族共诛之,即使是我也不能违背。”

君和与灵曦听得肃然起敬,如此行径才是王族风范。

大司命心中则是有些惭愧,一想起那些整天就会阳奉阴违的各殿司命,他就有种想要杀光他们的冲动。

本书来自: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