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杭州信息港 > 金融

诗剧家乡一

发布时间:2019-07-13 00:59:18

(幕)

老槐树:已经万古的青天你瞧啊,我在这里生根发芽长得枝繁叶茂过往的行人总要走到我的脚下来躲避炽热的太阳

青天:这并不是你的骄傲正如你承认了我的古老你在我的眼中终究是个孩子我看着你成长成这翻模样我记得你当初还只是一根幼苗

老槐树:可是我拥有绿叶我拥有在我脚下休息的人类拥有栖息的云雀拥有风吹过窸窣的声响拥有动听而十分美好的乐音

青天:你的一切都是我赐予你的我曾给过你年轻,而你如今变老我给过你生命,故而你拥有人类,云雀,与喧嚣如果你洋洋得意我会让太阳沉下世界变成永恒的黑夜让你在黑夜里,喘不过气

老槐树:我已厌倦了你高高在上的姿态总是以为世界由你创要可悲的你什么也没有只有你自己,在自鸣得意

青天:你可以否定我的一切但你必须承认我的存在我存在于你高高的头顶俯瞰苍生,他们见了我变换不息的云总会飞出某种思绪他们见了我创造的繁星会变得情不自禁

老槐树:是的,我不否定这一切你说的都是那样正确可我见过了川流不息的人群我听见了人们在我脚下的窃窃私语你知道吗?他们并不喜欢你也不喜欢你创造的一切

青天:我是他们的父亲何必要他们喜欢我只会对他们抱以默然的关心给他们愿意得到的一切我不去决定谁的命运即使他们以为一切是我决定

(第二幕)

老槐树:我不愿意变老然而我已经度过了沧桑百年虽然我的枝叶繁茂但是孤独始终笼罩着我这是一种恒久的疼痛正茁壮成长的小草你的快乐是在何方

小草:您每天都会看着我的成长昨夜,我发了芽而今天,我已生了一片叶也许就在明天,那个并不遥远的时间我的兄弟将陆续生长然而我们很快便会死亡您去年看见过我的父亲化为一堆烂泥而再过不久,我也会死去同我的祖辈埋葬在一起我们的一生何其短暂甚至一年不满而您,枝叶落了再生长每年都可赏这遍地的芬芳我多想生命有你一半之长即使孤独伴我身上

老槐树:看来你的眼里并没有快乐野花依旧灿烂的绽放你看那谢短暂而璀璨的生命你的日子他们也一定向往然而他们快乐着即便不知道多久便会死亡不知道会不会遇上某个人伸手便脱了她的衣裳

小草:他们是何其不幸可是他们拥有着多少欢乐他们长得缤纷多彩他们每摇曳一次都会有人观赏而我,仅有一幅丑陋的皮囊只能做他们的伴郎如果拥有他们那样的绽放活得短暂也无妨

老槐树:你的心态是多么落后他们有时也会蒙上了灰在微笑声中,悄然落泪

小草:你看,那边那朵花已要枯萎正如绽放时,她的凋零也是种美

老槐树:你能够欣赏到多少次如此风景而他们的声音总会比你更早逝去每一个人都活在自己的故事中你没必要去寻找别人走过的足迹

小草:我像看天空一样看您您同他一样古老然而他离我更远我无法向他传递我的话语清风会拂过我的裙裾然而我总是活在梦里

老槐树:梦里梦外都是一场伤心我像天空对我般对你我从你的祖辈开始一直存在存在于这片土地

(秋天来了,寒风来了,夜来了)

小草:我已到了暮年你看我的苍颜白发是不是比你还要凄惨你看起来还未长大只是活得比我更久而已

老槐树:离去吧!离去吧!大地将深爱着你

(第三幕)

老槐树:这戏剧性的一幕又发生春去冬来冬又去对这一切我都无法抗拒只是那一个冰冷的冬天已将我的身躯冻裂偶尔会觉得,我已该死去

流水:是的,你该死去这是青天的命令你无法抗拒你死后会被人锯成木板做成一张凳子,一把椅子也许还会有艺术家把你做成木雕你是多么幸运啊

老槐树:如果你爱我更乐意把这机会给你我不想自己如此早的死去桥头那户人家的孩子经常到我这里玩耍如果我离开了他一定会哭泣即便我已厌倦了这孤独这如同死一般的静寂但我不愿离去

流水:我从来都不会消逝我可以从人间流到天庭每一个宫女都会抬头叹息看着这属于地球的生命我可以滑过她们的肌肤从她们的背脊上滑落她们每一个都动人美丽

老槐树:亲爱的老伙计你不用在我将死时再诱惑我我年轻时也不对你说的产生兴趣更何况如今一切我都已经看得很清我并不畏惧死亡只是不愿死亡太快地来临

流水:正如你曾说过的离去吧!离去吧!大地将深爱着你大地也将深爱着你伙计,告别仪式是否还要继续你我都明白这是一件人生大事是一件值得探索的秘密

老槐树:我对你的偷听感到憎恨你的良心定是吞下了整片乌云那其中雷霆将你的心脏摧毁看呐,你是多么可怜的人多么需要同情

流水:我见过你的生长却依旧把你当做我的朋友我本来就是那漫天的乌云当你看见他们就预先告诉了你这一切都是我的命令

老槐树:黑夜黑得彻底你像是已经死去我对你感到莫名地伤心因为又一个本该灿烂的生命毁了自己

流水:我会继续发出喧嚷而你已和世界告别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回来参观你的尸体毕竟我们是朋友那时想必已经坐了一个人在你曾骄傲自满的头上

老槐树:每一种惨烈都不需要言语而我有我自己的孤寂你颤抖着问我人生的问题我自如实地回答你

流水:我不愿在听你的废言废语请你抬头看看这片天空白云飘荡,变幻万千而你就要离去请你细听这来自春日的风声这沙沙的声响是不是在模仿着你你的笑容会回荡在这山谷而你的尸体将运往四面八方

老槐树:天空失去了叹息因为他看着我而你失去了意义因为你忘了我我不会去得那样悄然的

(第四幕)

老槐树:感谢时而吹过的风给我带来清凉的慰藉感谢自然的伐木工们摧着我的生命老去

孩子:你没有我这般的自由可你永远吻着奇妙的大地你曾经看着我的父亲就在你的面前死去你听惯了我们的歌声却总是保持欢愉感谢你曾来过曾经那样的关爱着我们

老槐树:你曾有过诗人的期冀为了梦想你变得努力犹记得你出生时的样子在咿呀声里你成长起来不惧四季的变换在这片土地之上的不同地方留下你的脚印你是多么地热爱微笑即使伤心把你的心占据

孩子:我曾想过爬上你的头顶在你头顶俯瞰我走遍了的土地然而你已经没有了曾经的朝气即使春天,我也看不见你的绿叶我无法再到你的脚下来寻找荫蔽

老槐树:孩子,对死亡千万不要惧怕没有谁能永远地活在世间每一种声音都会慢慢改变每一种感觉都并非显而易见你是多爱你的童年它也如同雨点滑落苍穹般悄然

孩子:我模拟你的声响这又是一种新的改变我的母亲已白发苍苍她的脸上爬满皱纹我的童年也一去不返我不是伐木工却好像成了伐木工人

老槐树:没有什么值得你去追寻梦想不过是变换着的云你的身体之中流淌着永恒的血你要学会如何去把握岁月你要和每一种花,每一种草相互牵手你要和每一只小动物互相问候梦想是那样的遥遥无期比绝望更可怕的便是这希望的虚拟活得更自由点吧!活在自己美好的年纪

孩子:我为了追寻而生活我一生只有那样浅薄的道理你自己也明白你死去后才具有真正的意义我可以为了自己的追求而肝脑涂地

老槐树:你与当年的我一样为了追求而不屑努力不怕旅途中有任何失去然而岁月的摧残何其可怕转眼之间就不是轻狂的年纪

(第五幕)

老人(当年的那个孩子):我曾经听过你的种种叹息而如今我必你更先老去我的一生在虚伪与名利中度过却从未感到有一丝惬意今天我站在你的面前你我都是白发苍苍,爬满皱纹的容颜这样的体会是多么幸福好像幸运天使就眷顾在我身边

老槐树:我曾经也无数次的哀怨你瞧我也懂得欺骗不过强劲有力的枝条已经断裂不定此时已成某些碎片我们紧紧相拥,享受这属于你和我两个老年人的天空

老人:我们已经老去这片天空却仍旧享受着年轻他俯瞰众生与茫茫大地每个人都喜欢又憎恨他

老槐树:我们没有过多的理由叹息这世间变化都在他的手里他让白云变化成雨他让所有的失望都走入绝望境地

老人:你瞧我的孙子像当年的我一样在田野里追逐嬉戏我已经没有了那时的容貌与心绪我的老伴也离我而去你的声音与另一种惆怅相似我的憔悴却独异

老槐树:你们种下相思的苦果一人在世,一人离去每一种都有缤纷每一种都令人难受你的孙子走下的路将和你一样你沉醉万分享受着属于你的天伦

老人:老去是我的秘密我不知道我明天是否走到结局每一天都彷徨度日何时感到过生活的惬意

老槐树:想你年轻的时候是何等的幸运然而岁月的风冷冽地划过给你的脸上划下一条疤痕让你内心充满忧郁让你眼中尽是迷离

老人:苦恼的生命我不否认我有一种别样的鲜明我能看见的过去尚未到来我将化为一地尘埃也许我将给你滋润从小直到现在我对你一如既往的喜爱

老槐树:在我厌倦的孤独里遇见你更是一种幸福我们有共同的声音共同的苦恼与共同的倾诉看来你是苍颜白发而我也有满是皱纹的脸颊我们同在在曼妙的躯体之下我们保持着清明像你我共同的声音一般嘹亮而清晰

老人:我等待着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等待着我的白骨落入流水之中让凤凰般的心独自起飞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
癫痫病有哪些饮食注意事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