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杭州信息港 > 美食

赤水河小说明月满舱江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2:05:47

明月满舱江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南宁市共和路与当阳路相交处,有一个很优雅的大院。过去这里曾经是掌菅南宁市行政命脉的要地,也就是当时当局的衙门所在。他离邕江只有数百步之远,大院里有几棵长势茂盛的大树,前院一边建有几幢民国期间为时尚的楼房,另一边是一个空宽的球场,靠里长有一丛翠竹,竹荫下有一座四角凉亭。大院后面建有两排只有两层的楼房,两边圴有较短的两层楼房相连,组成一个小院。当时广西多个民主党派党部都设在这里,前院作办公楼,后院作职员宿舍,所以也叫做政协大院。当时广西的国画家马万里先生就住在这里,我因父亲也在这里工作,所以也住在这个大院里,有幸认识马万里先生。有一天我在马万里先生画室里,很高兴见到了马老的女婿吕牧石先生,牧石先生刚从北京来到南宁。吕牧石又名吕英字子端。号牧石(一九二一年农历正月十二日----一九六六),一九四四年毕业于广西桂林美专,为中华美术会湖南分会会员,擅长画飞禽走兽,山水人物,其作品独具一格,无不精妙。当时他一米七几的身材很健壮。高挑的鼻梁,两眼炯炯有神。衣着扑素,待人亲切平和。牧石先生此时也住在区政协大院内,与马老画室相对的一幢宿舍二楼上。这时马慧先与他的两个儿子尚留在北京,只有他一人独居,我经常上他的房间里去玩,看到他每天都在作画,他刚从黄山写生回来,整理黄山写生稿。他把他的写生稿给我看,并向我描述他在黄山写生时的心德与感受,他说:黄山太美了,一座座独立的山峰如斧劈刀砍一般,大起大落,很有气派。当连成一片时,更显大气磅泊,不可一世。其间古松缠绕,飞泉跌荡,云雾飘渺,神魂流动,简直是人间仙境。作为一名中国画画家,如果他不到过黄山的话,那将是他人生一大憾事。他除了画山水外,还画人物、飞禽、走兽。他画的老鹰、老虎刚劲凶猛。画的寿带、鹦鹉,色彩艳丽,飞舞动人。画的花卉,娇艳欲滴。画的仕女,甚得孰煌壁画真谛。有一次他应邀为当时南宁箸名中医师黄道存先生,在一张“金榜纸”上作了一幅巨幅中堂“孔雀牡丹图”,孔雀的羽毛用坭金彩绘,牡丹浓淡相宜。使整幅画作雍容华贵,金碧辉煌。让当时南宁市的观赏者,交口称颂,叹为观止。他很爱画广西特有的红棉花,他在一幅他画的红棉图上题上,“塞上梅开雪未溶,东风吹酲百花丛。春回大地南国早,岺外木棉照眼红”。有一次,我市画家在当时的南宁市文化馆展览厅内,举办书画作品展销会上,我清础的记得,马老与牧石先生的画作,全部买完,并且还有不少订单。不过,当时由于牧石先生一直没有一个固定的工作单位,和一份固定的经济收入。这在当时社会来说,是令很多人都无法理解,难以接受的。牧石先生开始为当时解放路一间叫作“南光镜画店”画镜画,其操作过程是先在镀好水银膜的玻璃镜背面上勾出作画图案的轮廓,然后用刀片刮去水银膜,再用油彩用反画法在上面着色。这是一种工匠式的重复劳动,这对于像牧石先生这样一位青年画家来说,是毫无意义的,但为了生活他还是干了,并且还干得那么认真。后来,他听说用盐酸可以迅速除去水银膜,他就着手试作了,谁料他不懂化工,操作不当,使他的双手、脸部、双眼都严重中毒受损。当时他个人经济虽很困难,但他对一些有艺术才能而暂无找到出路的年青人,常常表示同情与关心。如当时有一位从武鸣来南宁谋生的男青年陆某,常常在解放路、平等街口卖字画、画炭相,他觉得陆某的画有些基础,他就主动与这个武呜青年交朋友,并介绍他也为“南光镜画店”画镜画,让陆某也找到一些经济收入。他常常对我讲:一个成功的画家,不是靠临画临出来的。而是要经常到大自然去,到生活中去,多写生、勤绩累,常思考。并且还要学文学、学历史,这样画出来的画,除了有高度熟练的技巧外,还要有一定的深度与广度,才经得起社会群众与历史的考验。他常常把他自己的写生、创作画稿,与他自己的诗作给我看。一次,他对我讲,他想离开南宁,到西部去写生,西部那里除了有雄伟秀丽的风光外,还有丰富多采的民族民俗风情,多年来,一直强烈地吸引着他。更重要的是,那里有一座中华民族的艺术宝库——孰煌石窟,他要徒步走到孰煌去。我问他,你的经济来源怎么办,他很自信地对我讲,可以在途中边写生,边卖字画,邦人写书信、对联。只要能多走路,多画画,路上干什么活都行。谁料他的想法,很快就让有关上级领导知道了,受到严励的批评。   真是祸不单行,很快地文化大革命的红色风暴就来到了。这对于他当时一个没有正式单位,没有固定职业者来说,必然成为当时的批斗对象。一天,他清理自已房里的杂物后,将他自己的废画稿拿到当时政协大院的垃圾池去烧,谁料让“红卫兵”看见后。次日他被“红卫兵”说他企图毁灭罪证,带上高帽,颈上吊着一块写有“反动黑画家吕牧石”的大牌,在南宁兴宁路,民生路,当阳街一带游斗。一九六六年七月的某一天傍晚,他因受不了如此残酷的人格污辱,他独自离开当时拘禁他的政协大院,投邕江自尽了。事后,人们发现不见他回来,只好向市公安局报了他的失踪案。约三天后,位居南宁邕江下游的长塘公社民兵,在当地邕江边捞上一具男尸,尸身上的衣服有用毛笔写着“反动黑画家吕牧石”的字样,只好用电话通知南宁市公安局。市公安局接报后,转告吕牧石的妻子马慧先前去认尸。当时正是南宁七月皓暑,当马慧先来到长塘,找到当地民兵询问时,民兵说己就地埋葬了。就这样,一位很有才华的青年画家,在投诉无门、百般无奈、倾到是非黑白的时局下,匆匆地结束了他暂短的人生。   文革后,我因公出差到了长塘,曾多次找过当时、当地的有关民兵询问,试图查出当时确实的埋葬点,给他建一座坟、立一块墓碑。但据有关人回答,当年从南宁飘流下来的无名尸,实在太多了,并且时当皓暑,只要捞上岸,就及早埋葬了,连什么记录都没有。就这样,一位青年画家,匆匆地走了,只留下了,在明月照影着长流的邕江水涟漪而矣。   我在长塘居住期间,经常独自在河边徘徊。对着长流的江水,在明月辉影下,引起我无尽的遐思。我想起了当年和牧石先生交往时的往事来,牧石先生除了教我学画外,更多的是讲一些诗词和作人的道理。他曾对我说,他当年考入“广西桂林美专”,除了他从小练就的画功外,文学上就得力于他临场作了一首“漓江即景”诗,而得到当时主考老师的青睐。他在诗中写道:“一纵遍舟去,迷漓路短长。挠拨归去也,明月满舱江”。短短的二十个字,把漓江的曲折迷漓,如诗如画,朦朦胧胧的神韵一下子呈现出来了。他当年在校学画期间,正值抗日战争时期,国内很多大画家如张大千、徐悲鸿、赵少昂等都曾来过桂林。牧石先生有幸能亲自聆听以上三位大画家的教导,为他日后作画得益非浅。是张大千先生,向他介绍了敦煌,为他埋下了要到敦煌去的意愿。平日,他除作画外,对民间传统文化艺术也很热爱,尤其是木偶戏,他曾自制各种木偶,自行表演。他对我讲,在北京时,他是在文化馆搞群众文化工作的,北京是一个有着极其深厚、丰富的民族民俗文化的地方,所以他非常热爱这份工作。过去他是广西人,早己领会了广西的各族民俗文化,以为很了不起了。到了北京以后,才知道天下之大,各族民俗文化之丰富多采,与广西对比,真是“小巫见大巫”相形见拙。他从小生长桂林山水中,常以“桂林山水甲天下”为荣,但自从在黄山写生回来后,心境就不同了。他在一幅莲花峰图上题诗曰,“莲花开处五云深,仙蒂逐疑出海心。三十六峰齐吐艳,满空香气好相寻”。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他这辈子的愿望,就是徒步走到孰煌去,观尝、临摹那里的艺术珍宝。以造化为师,走遍祖国的天南地北,画好祖国的山山水水。谁料他“壮志未酬身先卒”,应了他曾对我讲过的,“君子可毁不可辱”、“宁为碎玉,不为瓦全”两句铭言。和他也曾抄下过的两句诗,“半世潦倒成鸡肋,一生十道九羊腸”。正当他创作华年旺盛时,不幸遭到这场皓劫,就葬身于邕江了。我想起他生前有一首“呈曼师”的诗中写道“何日还乡唱大风,风雷响处起群龙。别开艺苑千秋业,雄冠天南贯代宗”。对着这么一位有着才华横溢的青年画家,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能默默地对着滔滔江水,和一轮明月当空,借用他生前“明月满舱江”这一句诗,来祭悼这一位令我尊敬的师长,表达我的哀思。   吕智锦写于东莞道滘   共 327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好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中医治疗癫痫,能治愈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