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实物类电商老实做自有品牌吧

2019-03-08 22:11:34

近,呼哈欠薪、尊酷CEO离职、走秀与佳品裁员、易尚品和品聚皆关门收摊、品电商江湖一片风声鹤唳、知名鞋类电商站乐淘CEO毕胜同学甚至抛出“电商骗局论”,高呼“电子商务不赚钱”。记得2012年初,知名风险投资公司赛富亚洲的大佬阎焱也说过“中国电商基本是以忽悠为主”的观点,并在其微博里面绵里藏针提到“惊喜的发现又有中国式的盈利模式创新:主营业务都不赚钱;但以赚不同轮次的VC/PE的钱为主 ”。再想想,电商巨头京东商城近两年也没少被人在盈利问题上面质疑。本人对电子商务怀有浓厚的兴趣,刚好也操作过红酒和鞋子两类产品的电子商务,想就这个“电商不赚钱”或者“电商骗局论”谈谈自己的观点和看法。

实物类电商进货之痛

无论是从事品运营的走秀,还是乐淘做的鞋子,又或者京东商城卖的电器,也买酒摆出来的红酒,本人都习惯地把它们统称为“实物类电商”。他们之所以面临危机,甚至走向关门倒闭,在本人看来,主要的问题就是对产品缺乏有力的控制!无论是什么类型的实物类电商,都必须考虑进货渠道这个问题。悲催的是,进货渠道是大部分实物类电商不可逾越的痛。实物类电商进货渠道之痛,主要由以下几种原因造成:1,渠道冲突。几乎所有的实物类产品的品牌商,都铺设了线下渠道。要么是以连锁直营,要么是以经销代理的方式服务消费者。电商运营,势必造成线上与线下两个渠道的冲突,这种冲突,也势必给品牌商带来利益上的伤害。2,品牌削弱。对于品的品牌商而言,所谓的品,除了品质与文化的卓越之外,还必须保持高昂的价格。我们很难想象,几十块钱的化妆品,在街边的日货店出售,可以被消费者认同成为品。为了保持品牌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地位,品牌商是不乐意把货交到电商平台的手上,让他们随意折腾的。3,进货规模。无论是传统商业,还是电子商务,对于品牌商而言,都不是关心的问题。他们关心的是卖家进货的规模,而进货的规模与进货的价格划等号。进货的规模则意味着压货资金的额度,同时,鞋服,皮具,数码电器等产品季节性都很是明显。换句话来说,电商公司不但需要支付高昂的压货成本,还要承担换季带来的滞销风险。

集中精力去做压缩运营成本,是因为对产品缺乏控制力

对于上述三点,电商公司往往是无法解决的。具体对品电商来说,难点是拿不拿得到货,对乐淘这种鞋服类电商而言,难点是以什么价格拿货。本人操作鞋类B2C的时候,就无法从李宁、耐克等品牌商手中拿到货。同样,操作红酒的时候,也是不可能从法国拉菲酒庄拿货的,人家压根不愿意搭理你,直接打发你去和中国总代谈。市场还是有的,生意还是要做的,钱还是想赚的,所以电商公司只能从经销渠道方面入手了。中国的电商们被推到层层经销商那里,拿到的产品进货价也层层堆高,各家的产品又同质化严重,价格自然卖不上去。这就是为什么京东商城、当当等电商要开放平台,用扩大销售规模、延长产品线两个手段来试图提高利润,并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压缩物流等运营成本上——归结到底,是因为他们对产品缺乏控制力!推广、人力、物流等成本是可控的,而在实物类电商的运营层面上,只有产品是不可控的环节!而产品是所有实物类电商的基础。如果我们做一件事情,它的基层环节就是不可控制的,其风险指数不言而喻。君不见,加多宝含辛茹苦做起了“王老吉”品牌,现在是啥情况?!

推自有品牌是出路

仔细研究一下实物类电商寿命比较长的、甚至活得比较爽的,往往会发现两个规律:要么是自有品牌,要么是产品掌控难度不高。自有品牌的典型例子是,裂帛、绿盒子、百丽等都是自有品牌,质量品牌、利润价格全部可控。关于可控性,也买酒的红酒、当当和卓越的图书都不是什么稀罕货,进货的渠道和价格都不难控制。本人操作过红酒B2C,当时虽然不能直接从拉菲酒庄进货,但红酒品牌成千上万,产品挑选余地很大,供货商根本不会对公司运营造成什么经营风险。况且,也不是每个消费者都喝得起拉菲的。而两种选择中,对实物类电商来说,的莫过于推出自有品牌!只有自己手上的东西,才是真正可控的!可控的自有品牌意味着什么?意味是不必再被动地陷入无休止的价格战,从单品上有力保证利润率的稳定和空间,为整个企业运营腾出较大的生存空间。2009年,本人在操作鞋类和红酒电商的时候,就进行了自有品牌的规划。目标就是借助知名品牌来提升流量,建立用户信任度,逐步向自有品牌过渡。同时,把占预算头的推广费用逐渐从推广平台转变为推广自有新品品牌。我的地盘我做主。我相信,

实物类电商老实做自有品牌吧

乐淘的思路跟我这个是一样的。近在爆炒毕胜的“电商不赚钱”观点,联想到乐淘从2012年4月起一口气推出了五款鞋子品牌,我甚至要阴险地猜测是不是毕胜在变相给乐淘炒作了。

虎嗅注:作者你的激昂让嗅哥血压升高不少……你现在在做什么?能不能写一篇自己当年做鞋类和红酒电商的具体经历和感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