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杭州信息港 > 历史

iPad降临剑指亚马逊

发布时间:2019-04-25 16:26:41

不管这个产品终究的销售业绩是否能给苹果带来新高峰,它都是数字出版和消费电子行业一个新时期的开始。

美国太平洋时间1月27日上午10点,苹果公司主题为“来看看我们的新创意”的新品发布会在旧金山芳草地艺术中心(YerbaBuena)举行。市场传闻已久,苹果粉丝们翘首以盼的苹果平板电脑终究要揭开神秘的面纱。在iPhone以后,习惯于苹果革命性创新的粉丝们已等待这款产品3年了。

人们关注苹果iPad,是因为过去几年来每一次苹果的“新创意”都带来了巨大的行业变革:iPod革了“随身听”的命;iTunes改变了音乐版权市场,解救了堕入盗版世界没法自拔的诸多唱片公司;iPhone改变了智能市场和电信运营商(少是ATT)的命运;而AppStore则划时代地为全球软件开发者提供了精神物资双丰收的天堂。

而这款被乔布斯称为“得意的作品”、“革命性的作品”,将给世界带来哪些变化?

依托价格的大逆转

iPad的真实面目并未让人们冷艳。9.7英寸大小、4:3尺寸的IPS屏,和颇像电子相框的边沿设计——这些远远没有之前散布的“情报图”出色;而只能算不错的游戏功能、阅读功能以及可以兼容iPhone全系列软件——所有这些,也未带给人们尖叫级别的惊喜。

在发布会的前45分钟里,虽然乔布斯不断展现一个又一个他很满意的应用和功能,但是台下迟迟没有暴风骤雨的反应,愈来愈让人担心这个产品之前被预期太高了,乃至苹果公司的股票此时也下跌少许。

然而,一切都在乔布斯说出iPad的售价时被逆转——低至499美元的售价震惊了所有人,这个价格不但比iPhone3Gs便宜200美元,而且它和电子书阅读器旗舰KindleDX几近同价。这是任何人事前都没有想到的。

实际上,关于苹果iPad的各种传闻早已飞舞了半年,哪些是“剧透”,哪些是流言,真假难辨。从没有公司会像苹果那样,将保密措施做到如此严密,又在其发布前通过“不经心的泄漏事件”──比如派一个苹果主管找可靠媒体喝杯咖啡闲谈一会天──把期望提升到如此的水平。在邻近1月27日的日子里,苹果公司的股价跟随这类爆发前夜的奥妙气氛上涨到了史上值——215美元。

发布会当天,苹果公司以1867亿美元的市值继续凌驾于谷歌之上,保持着延续近半年的“全球市值第二科技公司”的头衔。而亚马逊的股价随着苹果平板电脑的邻近,在去年12月份以后延续下跌,如今在120美元左右徘徊。

剑指亚马逊

关于苹果iPad的前世,科技界有着不同的流派传说。

如果将1983年由德国田鸡公司做工业设计的“害臊鬼(Bashful)”作为苹果实际上也是世界上款平板电脑的话,苹果的平板之路距今已有27年历史。

其中,的作品便是“卖糖水的”约翰·斯卡利得乔布斯“真传”——在1992年CES上发布的AppleNewtonMessagePad。但由于此款产品概念过于超前,且研发周期太长,使得关注者寥寥。乔布斯在回归苹果后的1998年2月,砍掉了这个耗费苹果公司近5亿美元的项目。

时至今日,制造平板电脑的技术条件已经完全成熟。在今年的CES上,除微软阵营的3款平板电脑(分别来自惠普、Archos和Pegatron)外,戴尔、摩托罗拉和中国的汉王、联想等公司都赶在苹果iPad的出世前推出了自己的平板电脑。在此之前,科技博客TechCrunch也推出了平板电脑CrunchPad。

2010年将是“平板电脑元年”的判断被大多数人所接受。

但是,犹如、上本一样,“平板电脑泡沫”也在所难免。而平板电脑将取代哪些装备,或者说平板电脑的功能标准,恐怕将会由苹果iPad来定义。

实际上,苹果iPad的面世,将答案提早揭晓。可以肯定的是,集电子书阅读器、游戏机、高清视频和移动办公功能为一身的苹果平板电脑,将首先挤掉上本和刚现身不久的智能本的市场。由英特尔和高通各自领衔的这两款产品,由于产品定位模糊以及缺少独立品牌去打造高端产品,它们必然会被具有此两者的产品所取代。而由于功能的拓展和便携性的提升,从某种意义上说,苹果iPad本身就是一种“后上(智能)本”。

被苹果iPad冲击的将是电子书阅读器市场。发布会上苹果iPad与《纽约时报》的联合展示,已证明其依托IPSLCD的色彩显示能力、10小时以上阅读时间的续航力,将是专业媒体的展现平台。如果不推敲视觉疲劳,那么苹果iPad的阅读体验对黑白显示的电子书的优势十分明显。这也是正在收费电子化的出版行业得以爆发的契机。

因苹果iPad降生而紧张的人当属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由于苹果同时还推出了销售数字读物的iBooksStore——这是人们事前很少料到的——乔布斯专门为iPad构建了独立的内容渠道。这意味着它将同iTunesStore、AppStore一道,将苹果iPad打造成苹果的第三个支柱型硬件产品。

实际上在1月20日,亚马逊公司便宣布开放Kindle的API,并将本来与内容提供商之间的销售分成比例从7:3大幅让利为同AppStore一样的3:7。亚马逊的新分成比例将在今年6月30日起实行。人们推测,正是由于具有明显内外优势的苹果iPad的“临盆”,导致亚马逊不能不考虑一旦苹果加入数字图书发行市场,将会给本身带来毁灭性打击。而亚马逊在此时有备无患,将争取到很大的主动权。

借助Kindle,亚马逊将美国大量的出版商笼络到自己麾下。去年8月25日,亚马逊还同微软、雅虎和诸多图书馆机构一道成立了开放图书同盟(OpenBookAlliance)。未来亚马逊将出版商“短路”掉,自己签约作者,集出版、发行于一身也在情理之中。

但苹果iPad的出世无疑打乱了亚马逊的阵脚。明显,苹果iTunesStore和AppStore的口碑,以及其无人企及的品牌价值,对版权商和作者有着的吸引。所以也难怪乔布斯得势不饶人地在发布会上说,iPad是站在Kindle的肩膀上才获得这1成绩。

可以想象,Kindle有先行优势,iPad有功能优势,双方竞争的结果将取决于内容平台的较量。

苹果的未来

1月27日的发布会上,除价格让人们惊喜外,iPad的计算核心——1GHzA4(SOC)处理器是使人关注的。由于正是这个芯片和其背后的架构让苹果iPad获得了不弱于电子书和智能本的续航力,以及远远超出它们的运用表现力。

苹果公司成立以后,初与摩托罗拉、IBM合作采取PowerPC处理器,2005年宣布采取英特尔(X86)处理器。2008年4月份苹果低调收购了集合了一群天才芯片设计师的emi公司。之后,关于融入苹果的这个群体的就被严格封锁住了。

现在,人们终于得到了答案。可以想象不久以后,我们也将在新款iPhone中看到A4(SOC)的身影。乃至苹果有可能也将不再与IBM、英特尔同享战略计划。

从这个意义上说,2010年1月27日绝不是简单一款苹果新品的发布。在这一天,我们已看到了一个集处理器制造、软件运用、渠道服务为一体的强大的苹果。

至此,乔布斯公然宣称的“苹果平板电脑是我得意的作品”之深入含义显现出来。

1月27日是乔布斯回归苹果的日子(1996年12月,步履沉重、严重亏损的苹果公司以4.3亿美元收购了NeXT电脑公司)。13年前的这一天,乔布斯站在MacWorld的舞台上使苹果重新焕发了光彩,曾与乔布斯结怨的苹果公司联合创办人——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坐在台下热泪盈眶。

经过13年的惨淡经营,如今正与身体排异反应做艰苦斗争的乔布斯,虽然再领衔苹果的时间有可能并不会太长,但是他已为苹果构建出了一个伟大公司的雏形体系、一个十分可靠的团队,和iPad这个有着巨大影响力的产品。

客观来看,这个产品虽然不像当初iPhone一样有如“神器”,但iPad照旧寄托了苹果的梦想。其带来的在数字出版领域的一系列变革,以及在终端领域开辟的全新战场,虽然不一定仅仅依靠iPad就能改天换地;但是以苹果今天的影响力,它对一个方向的确认,1扇大门的开启,背后必将带动更多气力的涌入。

所以不管iPad这个产品终的销售事迹是不是能给苹果带来新高峰,iPad都是数字出版和消费电子行业一个新时期的开始。

皮肤磕碰容易出现淤青
便秘怎么治才能好
老人夜尿增多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