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杭州信息港 > 法律

桃源深深之冰火双雄 第52章 三出奇兵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0:52

桃源深深之冰火双雄 第52章 三出奇兵

黄羡没有发言,他手扶城垛口,观察城下胡兵的动静。他们正忙碌着拖回死掉和受伤的同伴,为下一次攻城做准备。

黄羡发现,胡兵大都没有骑马,或许认为骑兵在攻城战中毫无用处,只有少数将领和督战的头领有马骑,多次攻城受挫后,这些轮换休息的胡兵都疲惫不堪,他们三五成群地散坐于地,毫无队形。

黄羡暗想:此时若是骑马冲杀出去,必能杀他们个落花流水。

“刘堡主,你来看!”黄羡呼唤刘珩。

“怎么了,黄寨主?”刘珩走近城垛口。

“胡兵攻城不下,已经懈怠!”黄羡指着外面的胡兵说道。

“我方可派出一队骑兵,绕城冲击胡贼,纵不能退敌,至少可以打击胡兵的士气,也有利于我军守城。”黄羡继而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好计策!”刘珩双睛一亮,右手紧紧攥起拳头。

“怎么出城冲击啊?你看守城军士都累成啥样了!”刘岩也跟了过来,听到黄羡想法,指着城头上众人泄气地说。

“守城总比攻城容易,我们累,他们更累!机不可失,城池被破,刘家堡恐怕鸡犬难留,拓跋老儿深夜攻城是来为拓跋烈报仇的!”黄羡继续坚持自己得意见。

“重赏之下有勇夫!重金募集敢死队。”刘珩思量再三,决定冒险出击。

“从城门出击目标太明显,如果被胡兵围堵,可能凶多吉少!”赵婉明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刘堡主,你们的秘道可以进马匹吗?”黄羡问刘珩。

“对,从秘道出击!”刘珩赞成黄羡的想法。

“刘堡主,还是由我带队出城偷袭敌军吧!”黄羡再次自告奋勇。

“刘堡主,黄寨主两次劫营已经很累了,这次就交给我吧!”刘岩担心黄羡身体顶不住。

“不用争了,我看还是黄寨主带队偷袭,今晚待胡兵攻城之时悄悄从秘道出去,秘道出口隐藏在西门南侧的一片树林里,黄寨主你从西门杀往北门,绕城杀敌一圈,转到南门返回,刘将军率领一百人开城门杀出去接应黄寨主,我在城楼给你们压阵,咱们里应外合,定会万无一失!”刘珩做了定夺。

刘珩传下令去,赏银百两,征募百名敢死队员,夜间出城偷袭敌人。

果然是重赏之下有勇夫,不到半个时辰,人数便已凑齐。

刘珩安排这些人吃饱喝足,到帅府歇息,随时听候调遣。

黄羡本欲继续留在城楼守城,赵婉明劝道:“黄大哥,晚上偷袭敌后事关全局,你还是回帅府休息,养精蓄锐为好!”

刘珩和刘岩在旁极力规劝,黄羡只好回去休息。

傍晚,胡兵又发动了猛烈的攻击,眼看就要顶不住了,刘珩吩咐刘四到帅府通知黄羡率敢死队出击。

城墙上砖石瓦块也快用完了,而敌军攻势仍然不减。

刘珩焦急万分,暗自纳闷:怎么黄羡等人还没有从后面兜杀过来!

正当他心急如焚之时,有亲随提醒道:“刘堡主,你看,敌军后方乱了!”

刘珩笼住眼神细看,不禁大喜,只见一彪人马像旋风一样从西面冲来,胡兵猝不及防,被杀得人仰马翻。

守城军士看到敌军阵脚大乱,士气大振,奋力杀敌,喊杀声震天。胡兵见后方被人偷袭,方寸已乱,纷纷败退下去。

拓跋雄骑马在后方督阵,眼看就要攻上城头,忽见一彪人马如从天降,从西面一路冲杀过来,己方攻城士兵溃不成军,顿时大怒,令旗一挥,命令轮休军士上前拦截。

哪里拦得住,黄羡率军杀到,如入无人之境,胡兵纷纷倒下。

拓跋雄大怒,命侄子拓跋珪率兵前去追击。

刘珩令赶来复命的刘四接替自己指挥北门防守,自己带着赵婉明转到南门去接应黄羡。

黄羡并不恋战,他率领敢死队员如风卷残云般,沿着胡兵阵势后方冲杀过去,待敌军反应过来时,他已经纵马杀向别处。

转到南门时

桃源深深之冰火双雄  第52章 三出奇兵

,刘岩打开城门杀出去,将黄羡接入刘家堡。

拓跋珪追赶不及,黄羡已经退回刘家堡,只得返回如实禀报。

拓跋雄暴跳如雷,怒不可遏,忽觉喉头腥热,张口喷出一口鲜血,一头栽下马来。他一生率铁骑征战沙场,杀敌无数,如今为了攻城,让骑兵弃了战马,谁知攻城之时,却被黄羡带着一队骑兵杀了个落花流水,他怎能不气恼万分。

拓跋珪大惊,连忙下马将拓跋雄救起,仔细看时,拓跋雄已不省人事。

再说刘四正在城楼上督战,一个堡丁兴奋地提醒道:“刘将军,您看,敌军主帅从马上摔下来了!”

刘四定睛细看,远处灯球火把亮如白昼,大纛旗下,果见众胡兵正在抢救一个人,急问:“摔下马的果真是拓跋雄!”

“果真!刘将军,我还看到他吐血了呢!”

刘四大喜,赶忙到南门城楼去禀报刘珩堡主。

拓跋珪知道再战无益,只得下令退兵,胡兵如潮水般退走,城下留下一地死尸。

刘珩和赵婉明将黄羡及刘岩接上城楼,四人击掌相庆,叙说着敌军纷纷溃退的惨样,无不哈哈大笑。

有堡丁禀报:“启禀堡主,胡兵退了!”

刘黄刘赵四人赶忙抢到城垛口观望,果然敌军正在撤走,城脚下一片狼藉,大家相互对视一眼,都深深舒了一口气。

从昨晚至今,胡兵持续攻城,几次险些攻上城头,城墙上各种守城器具几乎消耗殆尽,如今敌兵败走,正好借机补充给养。

“刘堡主!刘堡主!”

众人看时,从西边跌跌撞撞跑来一人,正是刘四。

“何事惊慌!”

“刘堡主,拓跋雄从马上栽下来,吐血了!”刘四虽然气喘吁吁,但精神却异常兴奋。

“原来如此!”刘珩大喜,立即传令各城门守将及主要头领,到北门城楼议事。

“刘堡主,决一死战的时候到了,我们出城反攻吧,一举消灭胡贼!”

“对反攻吧!”

“让他娘的胡贼也尝尝被屠杀的滋味!”

“刘堡主,下令吧!”

北门城楼上人声鼎沸,分不出谁的话语,大家群情激奋,都欲同敌军决一死战。

“黄寨主,您意下如何?”黄羡本是刘家堡的客人,他两次劫营,带敢死队从后方冲击胡兵攻城军士,为打退敌军攻势立下了汗马功劳,在是否同敌军决战的问题上,刘珩自然想到要听一听黄羡的意见。

从得知拓跋雄吐血坠马开始,黄羡便开始思考下一步拒敌策略,在同赵婉明交流时,两人形成了相同的观点:尽管胡兵暂时退下,但敌我兵力相差悬殊,敌强我弱的格局没有改变,贸然出击必然招致倾覆之灾。

见刘堡主询问自己意见,黄羡与赵婉明对视了一下,缓缓站起,向刘堡主和诸位头领拱了拱手,神色镇定地说道:“刘堡主,各位将军,我想请诸位掂量一下,敌我相较,现在谁强谁弱?”

“哎!”听到黄羡这一问,有人已经泄了气,用拳头狠狠地砸着自己的手掌叹息。

刘家堡被拓跋雄欺压得太久,数月以来大家心里都窝着一股仇恨之火,好不容易等到今天,在攻防势头上略占了上风,这给众人发泄心头怒火提供了一个出口,大家纷纷请战,原本有发泄情绪的成分在里面,黄羡一句话恰恰点中了诸将的要害,立时大家都冷静下来。

“黄寨主,敌军主帅吐血坠马,士气大减,正是用兵杀敌的好机会,难道就因为敌强我弱就浪费掉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刘岩压不住心头的亢奋,朗声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在众人七嘴八舌请求反击之时,赵婉明大脑急速运转着,心想:尽管敌强我弱,还没有到一决生死的关头,但敌帅吐血坠马,确实是继续打击敌人的一个良机,必须充分利用。正思考之时,无意间看到了黄羡脱下的那件满是箭眼的袍服,敌人攻城甚急,还没来得及收走,依旧扔在城楼的角落里,只是羽箭早已被堡丁拿走,射还给了胡兵。有了!赵婉明一下子兴奋起来,一条妙计油然而生。

“我有一计,可令敌军一蹶不振,还能补充我们的给养!”未等黄羡回答,赵婉明起身献计。

“赵姑娘有何妙计,说来听听!”刘珩双睛一亮。

众人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到赵婉明身上。赤龙堡和刘家堡多年联合抗胡,诸将对她并不陌生,听说她有妙计,都目光灼灼,充满了期待。

赵婉明如此这般的将自己的计策说了出来。

“果然妙计!”众人纷纷挑起大指。

刘珩大喜,吩咐刘岩依计而行。

丽江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丽江男科
丽江男科医院
丽江男科医院哪家好
丽江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