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杭州信息港 > 教育

我在上甘岭看老照片听沪上两位老兵的讲述

发布时间:2019-07-12 22:52:44

我在上甘岭——看老照片,听沪上两位老兵的讲述

1951年1月25日,医务工作者抗美援朝。 解放 俞创硕 摄(解放资料图片)  1951年1月26日,这位慈祥的母亲为英雄的女儿陈 瑜整理着装。  解放 汪刚 摄(解放资料图片)  新中国成立后,党领导人民在积极开展社会主义建设的同时,也积极开展“红色外交”,为良好的外部环境而不懈努力。其中,自然不能不提到抗美援朝,它从另一面为共和国的外部环境营造,产生了重要、长期、深远的影响。  上海,与全国人民一起投身其中。近日寻访两位老兵,与本报珍贵老照片一起,讲述那激烈亦代表性的战役——上甘岭。那种坚持的精神,仍可为今天汲取。  这是顾祖恩所在的中国人民志愿军351团三营营部侦察班,曾集体荣立三等功。图中前排左一为顾祖恩。照片摄于1953年。顾祖恩 提供  彼时正年轻  如果有可能,您恰巧认识照片中人,或是他们的亲友熟人,欢迎来电来信提供线索,我们很乐意将这份珍贵的纪念赠送。又或者您手中有更多当时的老照片,我们也期待您与更多读者分享,分享那个时代更多的记忆。敬请垂询。  你看,照片中的人们,多么年轻。  坚定地握着大旗,羞涩地待母亲整衣,兴奋地爬上高楼,在人群中振臂呼喊……即使即将奔赴前线,年轻的眼中没有丝毫惧怕或犹豫。这样一组拍摄于抗美援朝时上海的照片,至今看到仍撩拨心弦。  彼时正年轻,年轻的是新中国。解放之初的中国,不是没有困难,但当面对威胁、面对侵略,仍是掷地有声:不。  彼时正年轻,年轻的还有你们。特殊的境遇,会让青春染上不寻常的颜色,并赋予一个时代难忘的烙印。正是年轻的你们,将一个民族百年复兴后的自信,从你们的面庞、目光、神情,跃然纸上。  1951年,当这组照片拍下时,顾祖恩即将加入志愿军。两年后,历经上甘岭的洗礼,18岁的顾祖恩已在战火中成长为一名英雄的战士,写下人生中光荣的一笔。  这是一代年轻人的成长,这是一个时代的印记。让我们记住这些面孔。他们,与新中国一起。  边震遐:在烈士面前,我热血沸腾  边震遐退休前,是上海电影制片厂一级文学。他是上甘岭战役刚打完后,批冲上上甘岭进行报道的战地之一。但要他说起那段经历,老人总觉得不合适,认为比起那些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的志愿军战士,自己算不了什么。  1953年春,17岁的边震遐作为一名部队摄影,入朝参战已2年,按规定需轮换回国。边震遐遗憾自己还没有火线采访的机会,反复向上级请求,终于在摄影组长王纪荣带领下,来到了大战刚刚结束的上甘岭。  “随手抓把土,就可以找出弹片。地上随手扯一个衣角、一截皮带,就可能拉出一具遗体甚至一串遗体。”尽管已有心理准备,但看到如此惨烈场景,边震遐还是难受得发懵,“按照敌我死伤人数统计,当时每平方米土地上,倒下了9个人”。  一连好几天,边震遐吃不下饭。烈士的遗体,只能用背包带套住双脚,集中拖进山坳,借助松土滑落掩埋。边老回忆说:“我问过处理遗体的一位上海籍文化教员:执行这样的任务,心里怕不怕?他说:‘怕啥?都是亲人。只是环境太特别,委屈了战友。’”  在上甘岭采访,边震遐27天没洗脸。当时,战役虽然结束了,但零星战斗还在继续。他有次卷袖子,突然一枚弹片掉了下来,原来不知不觉自己已经 “中弹”,万幸没伤到皮肉。还有天晚上,边震遐登上山顶,拍摄我炮兵夜袭敌阵的场面。回主坑道时,遇上敌炮还击,他因震动滑下山坡。如果滑到山脚就必死无疑,不是炸死就被流土活埋。他本能地张开双臂,想拉住什么,结果拉住的是一只手臂,救了一命,“照明弹下,我看到这只手臂已经干枯发黑,从手指上套着的五个木柄手榴弹的拉火环,能看出是我军的烈士。关键时刻,烈士的手救了我一把。”  “比起那些十八九岁就在战场上牺牲的年轻人,我很幸运了,多活了好几倍呢。”边震遐说,在上甘岭清理阵地时,他见到刚出土的两名志愿军烈士,连着一挺轻机枪,一前一后倒在一起,前面的战士双肩扛着机枪腿,后面的战士握着机枪把,显然是在向山顶冲击时同时牺牲的。  “像黄继光一样用身体堵敌人碉堡射孔的英雄,光在597.9阵地上,就有7名之多。”边震遐说,“在烈士面前,我热血沸腾,却强忍着不落泪。来到这样的阵地上,懦夫也会变勇士。”  边震遐说:“那场战役,让我深切体会到,我们有良的传统,只要为正义而战,总能走向胜利。”  顾祖恩:让人们不要忘记,这是老兵的心愿  1952年11月25日,我15军34师106团顺利完成使命将537.7高地移交,标志着上甘岭战役正式结束。  那几天,18岁的上海战士顾祖恩随着部队,踏上上甘岭,接过了这片已被英雄的鲜血浸透的阵地。时为24军72师野榴炮团三营侦察班班长的他,任务就是坚守五圣山,成为部队的 “眼睛”。后来,他亲历了抗美援朝的一战——金城反击战,迫使美军接受了停战协定。  虽然只是接管者,但他仍从现场感受到了,这里曾经发生惊天动地的战斗与英雄精神。  对上山那一天的情形,顾祖恩至今记忆犹新:“那天正下着雨,踏上五圣山,山上的石头踩上去都是软的,漫山遍野的红色,没有一根草、一棵树。随手抓把土,都能捡出好多弹片。当时我就想,打成这样,怎么生存呢?”  “上甘岭不是一座山,而是一片区域的统称。”老人在回忆中比划着,仿佛阵地就在眼前。五圣山,海拔1061.7米,南面山脚下,五个高地犹如张开的五指,在上甘岭战役中双方殊死争夺的597.9和537.7高地,就是其中的拇指和食指。顾老回忆说:“透过望远镜,能清楚地看到537.7高地,距敌人阵地不过一两百米。他们部队换防,军车大摇大摆来回,近在眼前。”  上甘岭的精神,在当时就激励着战士们。金城反击战前,顾祖恩奉命到前线侦察,“每片开阔地都是敌人的封锁线,隔几分钟就是一阵炮雨,敌人阵地前满是地雷、铁丝,上挂着罐头盒,一动就是一排扫射。我们四人摸清规律,顺利穿过火线,埋伏了一天,侦察对方部署。谁知回来经过一道封锁线时,原本炮击已过,谁想对方又打来一发冷炮。我扭头一看,从南汇来的战士傅兆明已经躺在地上打滚了,一条腿被齐根炸断,我们赶紧把他送到包扎所,但他还是因失血过多牺牲了。”老人说,战斗打到激烈时,烈士没地方安葬,就放在坑道,和大家住在一起。老人还说,那时,每次出去,每人都会留下一个小包裹,装着自己的遗书和遗物,要是活着回来,就再去取……  英雄们就这样,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把主动权牢牢握在自己手中。金城反击战中,24军全军伤亡8000多人,“当时我们从川沙一起去的100多人,33人牺牲,包括我的战友顾森源,他就是7连的。上甘岭那里有两座烈士墓,一座上甘岭烈士墓,一座金城烈士墓,后来听人说,在那看到了他的名字。”  停战那天,顾祖恩清楚记得晚上10点,那是相约停火的一刻。“那天,白天还是激烈炮战,晚上我们在望哨一夜未眠,观察敌情。10点一到,炮声顿时停了,上甘岭次如此出奇的安静,只看到对方的探照灯和照明弹不停扫向夜空。”顾祖恩回忆着,“天亮了,通过望远镜,我看到敌人走出了战壕,有人晾衣服,有人在跳舞,我知道,战争结束了。”  退役后回到上海,顾祖恩进了当地县委机关。但他自己先做的,是探望战友顾森源的母亲孙桂琴。两人曾在行军中有一句约定:“不论谁生还,都要照顾好对方的亲人。”而今,他默默担起照料战友母亲的。半个世纪的践约,直到老人2006年去世。  “在那一场战争中,我们伤亡60多万,如今剩下的老兵也不多了。”顾祖恩说,“再一次回忆,为了纪念,也为了让人们不要忘记。这是老兵的心愿。”本报 梁建刚 张骏

开通微店
做微信商城
微店怎么申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