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杭州信息港 > 军事

真宝 第四十八章 入钟楼

发布时间:2020-01-16 23:32:41

真宝 第四十八章 入钟楼

“成功了,你们是人民的英雄,但不会有人记得。失败了,你们将与钟楼一起被毁灭,并且你们会以破坏钟楼封印的罪人而被人民记住!”

星痕的目光逐渐冷了下来“那如果我要拒绝参加了呢?”

闻言,葛烈阁笑了,只不过在星痕眼中这个笑容很是狰狞:“你认为到了现在还有退出的可能么?”说完,葛烈阁一步迈出,顿时一股肃杀之气向着星痕压去,虽然葛烈阁的气息波动不是很强,但那股常年萦绕于身的血煞之气却也让星痕神色凝重起来。并且随着葛烈阁一步迈出,其余人也全都向前迈了一步,众人的气势全部压向星痕。

这已经不是在请求他们协助,而是在逼迫了,虽然星痕早就知道此事不能张扬,他也并不在乎自己会不会成为人民的英雄,这次行动本就是非常艰难,九死一生,但星痕不在乎,为了老师,他愿意去冒险,因为那是他自己的选择。

而此刻,事情却已变得违背了他的意愿,他可以冒生命危险,但决不能被逼迫的去做,这就是他性格使然。

感受到众人的逼迫,星痕的目光逐渐冷了下来,他岁没把握将这些人全部击败,但以他的本事,想要离开,这些人也是不可能拦得住他的。

双方对峙着,不管是葛烈阁还是星痕都还没有动作。葛烈阁实际上并不愿意走到这一步,星痕的背景虽然手下人不知道,但作为这次接应二人的负责人,他还是有所了解的。敢于逼迫星痕,是因为他打心里看不上星痕的身份,可有着艾布纳的那层关系,他对于动手也有些犹豫。气氛越发的凝重,或许只需要一个火星,便可点燃这场燎原大火。

就在这时,一声喝斥传来。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找死是不是,信不信老子不干了!”只见一直沉默的安伦怒气冲冲的走到葛烈阁面前,不由分说,抬起一脚就踹向了葛烈阁。

可毕竟安伦肉搏能力近乎于零,在葛烈阁的本能反应下,身体微微一侧,便躲闪开了安伦这一脚,反倒带的安伦一脚踹开,差点跌倒。

“你妹的!你竟然敢躲!”安伦见自己一脚没踹到,还险些跌倒,顿时气得小脸通红,肥胖的身躯在尊严的驱使下竟然跳了半人多高,紧接着一巴掌就盖在了葛烈阁头上。

“啪~”这一次葛烈阁没有躲开,次躲是本能的反应,下意识为之。而当他反应过来是安伦的时候,他也心生后悔,不敢再躲。星痕他敢惹,因为作为一个军人,他讨厌的就是不劳而获的人,而盗贼和背景对他而言便是这不劳而获的代表。而安伦则不一样,那是实至名归的神工匠,虽然看上去有些蠢笨,长得也跟孩童一样,但真正知道安伦能力的他,心底还是有几分惧怕的。

一巴掌拍在葛烈阁脑袋上后,安伦并未消气,又是抬腿一脚踹在对方肚子上,只不过葛烈阁的身体还是十分强壮的,所以一脚踹上去,反倒弹得安伦自己坐了一个屁墩。

“混蛋,你竟然敢挡!你大爷的,你信不信我把你们这一个军团都轰飞了!”说完安伦一个翻身爬起来,伸手在右臂上一按,只见一个巨大的六芒星阵凭空出现,随着光芒的闪烁,一个魔能机甲出现在了他身旁。

星痕看到这魔能机甲后也是露出惊色,他不是没见过魔能机甲,工匠因为自身战斗力的不足,所以很多人工匠都会为自己量身打造一架魔能机甲,但与这架相比起来,星痕之前所见的魔能机甲,简直就是一堆破烂皮凑的。

安伦的魔能机甲通体火红,并不是人形,而是像一头玄龟,高有三米,长足有八米,厚重的龟壳上面有着金色纹路勾画的魔能阵法,在背部的两侧,两门直径接近一米的巨大炮口内隐隐有着光芒在凝聚。虽然不能说所有都是炮口越大,魔能炮的威力就越大,但大部分却是如此。见到这机甲,星痕次觉得,这位天天跟自己吹牛的家伙,还是可以靠得住的。

魔能机甲出现后,葛烈阁等人也顿时脸色大变,星痕是吃惊,而他们却完全变成了恐慌。这一刻他突然想到了给自己传讯人下达的老首相的话。

“好生接待他们二人,千万不要以势压人。”

这一瞬,葛烈阁还想起了圈内人对安伦的评价“不能惹的神工匠!”之所以被称之为不能惹得神工匠,因为他怒了,那是不计后果的。哪怕你出动一个军团,他也敢跟你对着干。

一瞬间,冷汗顺着葛烈阁的额头就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他有些后悔自己仗着势大来逼迫星痕了,太自以为是的认为安伦不会为了星痕与军队对着干,他忘了每一个神工匠都不是国家可以掌控的,就算是皇室有所委托,也只能用“请”这个字。

“安...安伦大人,先把机甲收起来,有什么话好说,就当为了黎民百姓...”葛烈阁此时也不能不低头了,虽然他有一个军团坐镇,就算真打起来,也能抓住安伦。但那有有何用,以安伦的身份,可以殉职,但绝不是他可以处决的,否则如果传出去,安伦是帮助国家来维修钟楼的,结果被驻守军队处决,这会让所有工匠与神工匠****的。到时候他就算有十个脑袋都不够掉的。无奈之下,他只能服软,而且只能用天下百姓的大义,来劝说。

安伦听后狠狠的瞪了葛烈阁一眼,但却没有操作机甲的动作,而是转身看向了星痕,目光中露出歉意。

“老弟,做哥哥的对不住你,如果你想走就走吧,我自己去换钟表之心。”

不等星痕回话,安伦接着说道:“他说的没错,钟表之心必需替换成功,一旦失败,他们变会引动钟楼下的阵法,将钟楼连同整个艾尔贝兰全部毁灭,否则一旦钟怪暴乱,冲击出来,那么影响的恐怕不止艾尔贝兰一座城市,北方防线也可能因此受损,打开缺口,使得盘踞在外的魔兽们找到机会,入侵我们的国土。而且老哥也不骗你,为了防止钟怪们逃脱,钟楼内所有的防御法阵都已经开启,现在只能往钟楼内传送,是无法传送出来的,所以我们如果不能成功,便只能跟着钟楼一起毁灭。”

星痕看着安伦,过了半晌后,开口道:“你为什么要来执行这任务。”

安伦闻言低下了头,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因为当初设计钟表之心的就是我的祖辈,这是我们这一脉的。”

听到安伦说完后,星痕点了下头,伸手在安伦的肩膀上拍了拍,轻声道:“走吧。”说完,他迈步走向了传送阵。

安伦抬起头,怔怔的看着星痕在传送阵中失去的身影,眼中露出感激的神情,嘴里轻声呢喃:“谢谢...兄弟...”

随手将机甲收起,安伦再次回头瞪了一眼葛烈阁后,迈开大步向着传送阵追了进去。

看到二人消失的身影,葛烈阁也长出了一口气,原本惊惧的眼神也逐渐恢复了深邃,接着他冷声下达命令:“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倒计时三十六小时,如果他们未在时间内替换成功钟表之心,便执行第二计划!”

说完,他向着钟楼行了一个军礼,其余的数百人也在下一刻同时向着钟楼行了一个军礼,虽然他们确实逼迫了对方,但他们所谓的也是艾尔贝兰的百姓,是国家的安定。而安伦和星痕,不管成功与否,哪怕失败成为了替罪羊,但在他们心中,二人就是英雄。

杭州白癜风医院怎么走
成都九龙医院可靠吗
安顺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好
贵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深圳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