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杭州信息港 > 军事

西南证券股权暗战重庆国资的反击

发布时间:2019-06-09 10:25:58
月经不调而且腰酸疼
月经不调想要宝宝怎么调理
月经不调该怎么食疗

程维

[ 而因目前重庆国资已经在持股比例上占据优势,一役,重庆国资胜局已定 ]

谁也不会料到,重庆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下称“重庆国信”)的“控股帝国”之梦,被重庆“不雅视频”案搅了局。

重庆市政府前副秘书长、重庆市金融办前主任、原拟任西南证券董事长罗广,重庆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前董事长何玉柏先后掉入肖烨、赵红霞等人设下的“仙人跳”圈套,被免职。

如果没有重庆的“不雅视频”案,或者说如果该案没有被查处,西南证券在未来几年中,或许将成为重庆国信多年来致力打造的金融控股集团旗下重要成员。

“不雅视频”案之后,重庆市国资委前主任崔坚“下嫁”西南证券,任该公司党组书记及董事长,崔坚到任后即推进面向该市政府旗下的几大全资国有企业集团定向增发,定向增发成功后,重庆国信及其关联方持有的西南证券股权由15.5%稀释至不到7%。

重庆国信的“金融控股帝国”之梦就此残缺。

因重庆国资在重庆国信中持股甚微,未来重庆是否会乘胜追击,夺回控制权,还未有定数。不过,据《财经()》持续12年的跟踪和调查显示,重庆国资或不会因此善罢甘休。

崔坚“枪”

股权争夺及公司控制权之争,从来都是资本市场中的焦点,也是资本话语权之争。西南证券过去几年的控制权争夺战,在“不雅视频”案发后,意外地给了重庆国资夺回西南证券的机会。

“我现在面对着西证(西南证券)的各种矛盾,我有着充分的思想准备,我慢慢地已经知道,在解决微观经济层面的一些具体矛盾的时候,它同时面临着其他具体矛盾,怎么样去把矛盾的主要方面,我们通过把主要矛盾分析得比较透,尽量争取采用能够平稳地,能够带动矛盾能够同步地去转化的这种工作方式、这种思想方式去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5月20日,刚刚履新的西南证券董事长崔坚在媒体见面会上,说了上述看似空洞,甚至有些难懂的一番话。

崔坚曾担任多年的重庆市政府副秘书长、国资委主任。面对外界认为他在政府部门从业20多年,没有丰富的企业管理经验的怀疑态度,他说,他在该市国资委主任位置上干了多年,熟悉经济操作,只是以前的经验,更偏一些。

崔坚5月20日没有就其前述“主要矛盾”的话语做进一步解释。西南证券相关工作人员称,崔坚所提的“主要矛盾”是指公司的股东结构调整及股权变更等。

崔坚受命入主西南证券的具体时间,是在2013年2月。崔坚在回答本报提问时说,组织上决定让他到西南证券赴任时,他正在飞往美国参与收购一家直升机公司的航班上,下机后一打开,看到有家人及组织部门的未接来电,遂站在街头,等地球另一端的重庆上班后,才回电确认到,自己被委派至西南证券担任党组书记一职。

因证券公司的董事长任职资格必须先通过证券监管部门的考核及审查,因此其“董事长”一职前,多了“拟任”两个字。

崔坚的前任罗广系重庆市政府前副秘书长、重庆市政府金融办前主任,罗广的“董事长”任职资格拖了近8个月未获通过,也可窥见证券监管机构的谨慎态度。

2013年1月24日,因涉嫌卷入“不雅视频”案,重庆市政府及市国资委免掉了罗广的西南证券党组书记职务。

3月19日晚,西南证券董事会通过同意选举崔坚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的议案,待其取得监管机构核准的任职资格后正式任职 短短6天后,西南证券就推出针对该市四家全资国有企业的定向增发方案。

此定向增发方案显示,西南证券的前十大股东中,重庆渝富公司投资持有西南证券40.45%的股份,定向增发后变为33.29%,中国建银投资公司持股比例由7.07%变为5.82%,重庆国际信托公司持股比例由5.01%变为4.12%,重庆城投公司持股比例由4.44%变为8.96%,江北嘴集团持股比例由4.31%变为8.86%,重庆国创投资公司由3.79%变为3.12%,重庆水投集团持股比例由2.15%变为1.77%,重庆高速集团持股比例由2.15%变为7.09%,资产公司持股比例由2.15%变为3.54%,海南珠江控股公司持股比例由1.28%变为1.05%。

定向增发后,西南证券的前十大股东排名顺序变为:重庆渝富、重庆城投、江北嘴集团、重庆高速、中国建银投资、重庆国际信托、重庆水务、重庆国创投资、重庆水投、海南珠江控股。扣除中国建银投资的股份,重庆国资企业的占股比例提升至66.03%。

而曾在多个场合以“一致行动人”身份亮相的重庆国信和海南珠江控股持有西南证券的股权,将稀释至5.17%,股权进一步稀释,西南证券的去“国投化”意图初步达成。

所谓“去国投化”,是指消解重庆国信在西南证券股东层面的影响。

西南证券往事

这是重庆国信首席执行官翁振杰不愿意看到的方案。

3月22日,西南证券召开该公司第七届董事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关于公司向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的议案》,翁振杰对该议案中“发行对象和认购方式”投弃权票,对“发行价格及定价原则”投反对票。

翁振杰还对《关于公司与股东签订附条件生效的非公开发行股票认购合同的议案》投弃权票,他认为,发行对象应市场化选择,发行价格及定价原则应充分考虑现有股东的利益。

西南证券此前曾一度是翁振杰及其掌控的重庆国信的囊中之物。

重庆国信一位前高层多年前对本报称,2001年下半年,重庆国信增资扩股,当时物色了3个财团,分别是珠海国利牵头的财团、海航集团牵头的财团,以及云南某企业牵头的财团,原重庆国际信托公司提出,谁先把指定的现金打到指定的账户上,就优先跟谁谈。

这3个财团中,珠海国利在年终现金极为紧张的大环境下,第二天就划了11亿元现金到指定账户上,海航集团和另一个财团败北。

不料,重庆方面很快发现,自己看上去是大股东,但是在遇事“投票”时却发现,新引进的3家股东,另两家言行总是与珠海国利工贸公司一致。

但事已至此,覆水难收,此后重庆相关方面曾通过多种途径“逼退”珠海国利,谁知珠海国利退出了,股权却散落至重庆协信、重庆同创集团及另几家企业手里。

而入主重庆国信后,珠海国利用同样的方式,参股原西南证券,并借重庆信托、珠海国利分别持有西南证券19.86%、19.63%的股权的便利,抽走当时参股西南证券的5亿元资本金。

2004年时,重庆国信持有西南证券19.86%的股份,珠海国利工贸有限公司持有19.63%,海南珠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持有9.2%,北京新富投资有限公司持有7.97%。这几家关联人或一致行动人此时共持有西南证券56.66%的股权。

不料,重庆市相关方面很快发现,自己原本希望珠海国利先拯救重庆国信,再救西南证券于水火,谁知珠海国利入主西南证券后,转手就把当初注入的5亿元注册资本金悉数倒走。

重庆市市长黄奇帆2005年9月1日在重庆市国资委系统举行的“企业战略发展和现代企业制度建设”专题演讲上,披露了该市“击退”珠海国利的“惊心动魄”重组过程。

黄奇帆说,重庆市国资委的步棋是,追回大股东抽走的5亿元资本金。 “在2002年的增资扩股后,西南证券、第二大股东,变相地把其5亿元出资抽走了,而且也未负起作为大股东应该负的。”

可“重庆市国资委先好言相劝,可大股东一点儿也不来气。于是,重庆市国资委通知西南证券向中院起诉他们,并准备查封大股东在渝的财产。此招一出,两个大股东立即就慌了,赶忙跑来重庆商量,并很快将5亿元资金划了回来”。黄奇帆说。

钱是追回来了,但影响西南证券的话语权仍掌握在这两大股东手中,仍不能改变西南证券既定的股权格局。重庆市国资委便找到这两大股东“商量”,,他们同意让本有4亿元出资、是西南证券股东之一的重庆渝富资产管理公司增资3亿元,成为西南证券的大股东。

此后,再经几轮变更,重庆另几家国资企业也进入西南证券股东之列。

反击

虽然珠海国利走了,但翁振杰却留下来了。

其原因之一是,重庆市政府当时以为珠海国利退出的股权,卖给了该市几家民营企业,重庆国资在重庆国信中,股权数量上仍是大股东,话语权已经夺回,但2010年时却发现,这几家民营企业,不过是代人持股而已。

本报在2010年曾向翁振杰本人求证上述说法,翁未作回复。

翁振杰自2010年1月20日起担任西南证券董事长,该公司的公告显示,翁在就任西南证券董事长期间,曾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再次引入几家与重庆国信多次“打过配合”的企业。

2010年9月1日,西南证券发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报告书》称,该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5亿股,发行前,前十位股东的持股分别是,重庆渝富持股49.35%,中国建银投资持股8.63%,重庆国信持股8.46%,重庆水务控股持股2.45%,海南珠江控股持股1.75%,常州大亚投资担保公司持股1.49%,重庆涪陵城乡资产持股1.42%,集团持股1.38%,长江水运某账户持股1.29%,云南冶金集团持股1.17%。

本次非公开增发后,重庆渝富的股权稀释为40.45%,中国建银降至7.07%,重庆国信降为6.04%,重庆城投降为2.19%。新增加的重庆润江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持股4.31%,北京盛联投资有限公司持股2.15%,上海世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2.15%,重庆高速集团持股2.15%,江北嘴公司持股2.15%,重庆水利投资集团持股2.15%。

上述新增股东中,重庆城投、重庆高速、江北嘴公司、重庆水投均系重庆国资旗下全资企业,合计股份8.64%。

本报近3年的调查显示,重庆润江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与重庆国信系企业有多处交集,如重庆润江注册时的办公场地由重庆国信提供,重庆国信系有多人在重庆润江任职,二者的多家企业间有股权转让关系等。

北京盛联投资有限公司2008年在重庆设立的重庆华葡投资有限公司,创设时也由重庆国信提供办公场地。上海世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贾根群曾系重庆国信“并购”重庆同创集团资产后的主要项目负责人。

综合上述因素,重庆润江、北京盛联、上海世兆及重庆国信在西南证券此次增发后,持股比例提升为14.65%。

今年3月份崔坚入主西南证券后的这一次定向增发,发股数量依旧锁定为5亿股。由于西南证券方面目前讳谈“去国投化”问题,因此目前暂难进一步确定此举是否对翁振杰及重庆国信2010年增发的反击。

而因目前重庆国资已经在持股比例上占据优势,西南证券一役,重庆国资胜局已定。

不过,翁振杰及重庆国信目前仍控有三峡银行和,且因重庆国信此前布局的公司由西南证券负责收购,失去西南证券,重庆国信的“金融帝国梦”,暂失证券、期货板块。

各种碳硫分析仪中添加剂的相关作用
如何维护冷热冲击箱
我国铁矿新增资源储量92.50亿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