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杭州信息港 > 时尚

修罗帝君第四百九十八章远古辛秘

发布时间:2020-01-29 19:53:56

修罗帝君 第四百九十八章 远古辛秘

第四九十八章远古辛秘

“凤凰一族?亏你们还记得凤凰一族事件!”

血龙脸上露出抹浅淡的笑容,只是这抹笑容里面杀意森森,像是被触及伤疤。双手缓慢握紧,一道邪意血红色龙影虚像在天际浮现,发出刺耳的龙吟,霎时间,方圆里之内,所有凶禽惊骇颤抖,恐惧的目光凝望远处滚滚雷云。

血红色光芒暴涨,血红色煞气缠绕在血龙身上,血龙发出尖利嘶啸,一股可怕的威势漫卷长空,直欲摧毁漫天乌云。

六道黑影齐齐冷哼,周身烈焰肆虐,滚滚烈焰中六道暗色麒麟虚影显现,散发更为凶残暴虐的血气。

两股气场的交织,震颤着无尽山脉。连远的领地深处,都有些强者若有似无的感受到,皱眉凝望着远空。

“你早已不是当年的血红战龙了,这里也不是龙族领地!”

“你想斗,我们很愿意奉陪!”

“我等六人,杀你如破瓦!”“这里是边南之地,谁能知晓我们杀了谁!”“何况你本身就是死人!”

麒麟一族强者怒啸,像是随时可能现出可怕的本体。

血龙怡然无惧,气场如火山熔岩涌动飙升,身体上覆盖的鳞片似乎更加具有实质感了。篷!咔嚓!风雷滚动!

“赐教!”双方同时爆吼,血战一触即发。

“吼!”下方狗杂种从昏迷中挣扎醒来,仰天发出暴怒的嘶啸,相较于这场惊世对峙,它的声音和气势差的远远,但却强行打断了即将爆发的血战。

“吼!吼!”狗杂种厉啸不止,守护到帝星辰身边。

凌公慢慢散开气息,油绿的邪恶眸划过狗杂种,转向正在缓慢愈合的帝星辰:“他是谁!”

“你不希望他是谁,他就会是谁!”

凌公的眼眸微微凝缩:“这不可能!他不是不存在吗?”

“嗯?”其余五位麒麟族强者同样有所震动,齐齐凝视着地面的帝星辰。

老者语气转冷:“我奉劝你们一句,有些事情,就此掩盖过去,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你们安安稳稳在麒麟山做守护者,古族的事情不要搀和。”

凌公目光闪烁,重新看向血龙:“我倒是好奇,我族皇怎么会流落这里,又怎么会成为他的伙伴?”

“这件事情该问你们自己,我更好奇,麒麟族之间内部好像闹了些不愉快的事情,连火麒麟族的皇都被带走。”血龙嘴角带着几分戏谑。

气氛稍微沉寂,五大麒麟族强者邪恶的双眸阴晴不定。

很快杀机显现,非常决绝。“无论如何,此人霸占我族皇为宠物,就是挑衅,是侮辱!必须予以惩戒!”

“惩戒?怎么个惩戒法?”“废其血脉,或是镇压在这片山脉五年!你作为他的守护者,你替他选择。”

“呵呵……”血龙再次发出笑容,一样的阴沉冰冷。“你要废我龙族一个拥有暗皇邪龙血脉的人?我看你们暗麒麟族真是活腻歪了!”

“嗯?暗皇邪龙!”五位麒麟族强者终于变色。

凌公眼底闪过丝寒芒,杀意更为强烈。“我替这小做个选择,你们带走你们的皇,等将来某天有资格知道我们的存在之时,他会亲自过去拜访,到时候他们间的关系由你们族长亲自决定,如何?凌公!”血龙冷冷直视凌公。

五位麒麟族强者思绪万千,神情时而凝重,时而惊疑,时而闪过某种复杂的冷意。龙族居然又出现了那一脉,还是在边荒之地默默生存,从之前的表现来看,很有可能已经成功开启血脉。

本来死了几年的血龙竟然会在这里复活,这难道又是古族的某种隐秘斗争?暗皇邪龙!

这是让他们深深忌惮的地方!消息真若是传回龙族,不知会掀起多大的风浪,一场内乱注定爆发!

一位麒麟族强者沉声道:“你我各退半步,我族不再追究他的无礼,不会散布你和他的消息。但他必须保证终生不得踏入麒麟山,更不能再跟我族皇有任何的牵连。”“我答应。”血龙没有迟疑,但一个‘我’字貌似代表着特殊的意义,是我答应,我的决定,跟这小无关,他爱去那就去哪!

凌公升起的杀意终还是散开,冷然道:“记住你今天的选择,倘若将来我们发现他有任何向麒麟山靠近的势头,杀无赦!”

血龙默然不语,不再做任何的回应。“皇,走!”凌公探手缠向狗杂种。狗杂种怒然厉啸,挣扎着想要反抗。但根本扛不住凌公的威势,很快被利爪间的雷电囚困,卷入漫天雷云。狗杂种抵死挣扎,疯狂的撞击着雷电光柱,直撞的鲜血淋漓。麒麟族强者道:“皇,很遗憾在你幼年时期遭受流亡之苦,但今天你必须跟我们走,族长已经等候多时,祭台洗礼准备妥当,将为你淬骨凝神,开启真正属于你的成长之途。”

狗杂种根本不予理会,依旧疯狂的撞击,向着凌公厉啸不止。

凌公预感到了些什么,气息越发阴冷,没有给狗杂种在挣扎的机会,长袍一卷,隐入滚滚雷云。

狗杂种透过雷电囚笼,凝望渐渐远去的地面,那道狼狈的身体正在愈合,但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

吼!怒吼的声音陡然尖利,隐约带着些颤抖。“谨记你我今曰约定,你若不仁,休怪我等不义。”五位麒麟族强者警告着血龙,随着雷电隐入乌云。?

墨色雷云逐渐远去,留下满目残破。万千林木化作残枝碎叶,数十座高山崩碎倒塌,大地都是狰狞交错的裂痕,放眼望去全是灾难的疮痍,茫茫黑水流域全是吸血蚂蝗尸体,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

血龙回到帝星辰身边,强势和冷傲的姿态缓慢敛去,连身形都模糊了不少,一声闷哼,脸颊苍白如纸,泛着死亡的气息。嘴角溢出浅浅的血迹,稍微缓和,回到了通灵宝玉之中。”

小金猴的指尖略微动了动,慢悠悠的醒了过来,先是小心翼翼的睁开道缝隙,看了看四周,待发现四周似乎还有黑云闪动,脑袋一歪,脚趾一扑棱,继续装死。

嗤!帝星辰焦黑的皮肉脱落,露出里面心生的肌肉,身体恢复的速在加快,眉头轻微的皱了皱,像是随时可能苏醒过来。这时候,通灵宝玉中的清凉气体再次帮助帝星辰恢复了起来。

帝星辰在通灵宝玉的滋养下,体内生机愈发的清晰,被震得昏沉模糊的意识回归清明。一声痛苦的呻吟,帝星辰睁开依旧带着血丝的双眼,稍微的沉寂,猛的惊醒过来。“狗杂种呢?”帝星辰放眼四周,全是惨烈凄惨的痕迹,可怕的雷云消失的无影无踪,但狗杂种同样不见踪影。

“狗杂种?”“狗杂种!在哪!回答我!”“狗杂种!”

帝星辰在各处废墟间窜射,顾不得体内玄气欠缺,草上似飞不断施展,但到处都是废墟、废墟、废墟!崩碎的山体里,血腥的黑水湖泊里,帝星辰到处寻找,不断地呼吼。

但始终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偶尔有些破烂的妖兽尸体,是被雷电和烈焰轰杀,却都不是狗杂种的样。

帝星辰静静的站在块碎石上,眉头皱成疙瘩,努力回想昏迷前的一幕,心里竟生出莫名的惶恐感,那是个什么怪物,莫非是故意针对我们来的?可狗杂种呢?

“血龙?血龙!”帝星辰呼唤着通灵宝玉中的血龙。

不过血龙是没有了半点反应了。

“狗杂种!”帝星辰幕然爆吼,声雷滚滚,久久回荡在狼藉的灾难之地,却始终没有得到半分回应。

“呔!呔!吱吱!”远处小金猴连蹦带跳。帝星辰立刻返回去,在小金猴面前发现一行字:“麒麟山!等你!”麒麟山?什么鬼地方!这是谁留下的字体!帝星辰盯住小金猴,小金猴根本不搭理,背着小爪晃晃悠悠的走开,四处看着破败不堪的黑水域。

难道是狗杂种留下的字迹?

不可能,狗杂种怎么能识字。

‘等你’?是谁故意留给我的?

帝星辰克制自己不要向坏的方面想,狗杂种或许还活着,被囚困在那里。等等!同样是炙热的烈焰?难道是狗杂种的族人!曾经那神秘少年说过,狗杂种所属的族群非常可怕,总有一天会得到消息来接它回去,难道之前的雷云和烈焰就是狗杂种的族群?真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倒是该放心、该庆幸。

放心狗杂种还活着,也庆幸自己能活下来。“就这么走了?连个送别的话都没有。”帝星辰呆愣愣的站在原地,往日幕幕情景划过脑海,黑渊涯下的偶然相遇,一的相伴成长,自己伴着它从稚嫩走向成熟,它陪伴着自己从羸弱走向坚强,都曾相伴见证彼此困难的历程。

这是种平平淡淡的感情,也是在不知不觉中成长的亲情。一种依恋。

帝星辰早就有所准备,也曾多次预感会奋力。但真到这一刻来临,心里竟然空落落的,有种酸涩的感觉。

!!

...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看病好不好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内蒙古看癫痫病价格
承德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郑州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