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杭州信息港 > 时尚

教育市场需要新技术么

发布时间:2019-04-25 17:20:08

与课本相同尺寸的双14英寸折叠屏幕设计、足够支持一整天课堂使用的电池、围绕学生课业设计的大量运用……当硅谷连环创业家奥斯曼·拉希德3年前走上D Conference大会讲台,对外发布Kno平板电脑的时候,“为教育市场设计的平板电脑”听上去是个很不错的点子。

Kno很快取得80家教科书出版社的支持,建成一个拥有22.5万册中学和大学互动教材的庞大平台。产品发布后,拉希德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同期面市的iPad不是竞争对手,Kno的对手是更厚更重的大学课本。他说,“学生希望在数字平台复制(教材)的模拟体验”。

这话听上去有些拗口,翻译一下,他的意思就是,你平时用的是实体教材,是书,所以根据一直以来的习惯,你也需要一个看上去这么大的平板电脑。再沁人心脾一些的发散就是:你得到的好处就是不用换书包,包里的东西还更轻。

拉希德有理由得瑟自己对复制教材体验的判断,他的上一家创业公司就是专做教材租赁市场的Chegg,已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同时Kno的技术特性基本还原了教科书的版面。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少投资人是乐观的,Kno从Andreessen Horowitz、英特尔资本、高盛等一线投资机构拿到超过7000万美元风险投资。

但是就在今年11月初,距离Kno教育平板发布不到3年半,英特尔宣布了对这家公司的收购,价格只有可怜的1500万美元—公司融资额的两成。

教育平板市场去哪儿了?10月底,苹果公司宣布iPad已占据了94%的教育平板市场。Needham Company分析师查理·沃尔夫今年早些时候也分析说PC销量在教育市场下滑显著,受到了iPad的冲击。

尽管就像拉希德所说的,苹果的平板电脑没有从硬件上为教材体验做足优化,它的小屏幕没法1:1展现大学课本、手指触控输入不方便学生做课堂笔记。苹果所做的不过是为教育机构提供一些软件和硬件的批量采购优惠,乃至连它的电子教材平台iBooks Textbooks也直到2012年才发布。

但今天的学生平日里已习惯了iPad,用线上教育的活跃实践者、台湾大学教授叶丙成的话来说,“学生接受什么样的教学,看他们小时候在玩甚么东西就好了。”其实我们也能理解得更简单,接着刚刚我们的发散—你为何要紧着老书包放东西呢?万一书包换了怎么办?

教育市场不需要一个从体验上为还原教材做到的技术产品,这类产品既没有提供有竞争力的颠覆体验,也没有在实质上契合用户需求—“我压制了1本书……”嘿,你是认真的吗?它实在没有为所付本钱提供一个好的替换理由。不管是学校今天采购的iPad,还是几年前的PC,它们都是市面上的主流设备。

苹果在移动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Google也在本月正式发布了教育平板项目,开始在自己对教育机构出售的Nexus 7平板电脑上增加教师管理权限,并设立专用的教育运用商店Google Play for Education,将所有开发者提交的运用交给由教育者组成的评审机构进行审核。过去半年里,已有超过50家学校开始试用Google的教育平板。

亚马逊也在去年建立了Kindle Whispercast平台,为教育机构提供集中管理Kindle系列平板的渠道,这些Kindle和普通消费者买的没什么不同。同时亚马逊也没有将自己销售的电子教材限制在自己的平板里,学生可以在PC的Kindle阅读运用里看到同样的内容。

近在全球升温的MOOC大型公然课也是同样的例子,你在MOOC上看不到任何试图通过革命性的交互技术1:1还原课堂体验的尝试。但从哈佛、麻省理工、清华这样的名校,到SAP、德州仪器之类的技术公司,都在大力投入MOOC课程。

“MOOC的创新不在于技术,这里没有任何技术突破。它只是让教育机构更好地和学生接触。”的MOOC课程聚合平台、Coursera国际业务负责人伊拉·布林德曾在一次演讲里表示。如果你本意并不在技术颠覆,那技术就不应该在重要的To-do list上。

老人得老年痴呆怎么办
11个月宝宝发烧
感冒鼻塞流鼻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